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6版
发布日期:
《诗经·氓》中“蚩蚩”注释之我见
  周婉
  《氓》是“风流百世诗三百,文采千秋事万千”的《诗经·卫风》中的名篇,是一首弃妇自诉婚姻悲剧的长诗。全诗以“氓之蚩蚩”为始,“蚩蚩”二字亦为全诗中最能体现氓性格特征,并将其性格特征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的词语。“氓之蚩蚩”此句从诗歌的艺术形象应该译为“那个家伙真刁恶”,才吻合弃妇对“氓”的思想感情及诗作的意图。
  “蚩”,在王力主编《古代汉语》中解释为:“蚩蚩,忠厚的样子。”《毛诗》注:“蚩蚩者,敦厚之貌”。朱熹在其《诗集传》注云:“氓,民也,盖男子而不知其谁何之称也。蚩蚩,无知之貌,盖怨而鄙之也。”余冠英先生在其《诗经选》中注释曰:“蚩蚩,同嗤嗤,戏笑貌。”《新华字典》解为:(1)无知,痴愚;(2)古,同“嗤”,讥笑。(3)古同“媸”,丑陋。
  纵贯古今辞典文献对于“蚩蚩”的解释也大体分为这三种:第一种解释“忠厚,敦厚”。“氓”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敦厚老实。他越过淇水,走过顿丘,诚心可嘉,再加上憨厚的模样,很容易让年纪轻轻的少女觉得这样的人才可以托付终身,可以信赖,可以长相厮守。但从“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心计的人。氓看中的是女子的美貌、嫁妆。当美貌不在,嫁妆归己所有之时,他的真实嘴脸也就暴露出来,看似蚩蚩忠厚老实的外表下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曾经的那一片“信誓旦旦”是假忠诚,那一脸“蚩蚩”是假厚道。
  第二种释义:“蚩”同“嗤”,有讥笑、嬉笑之意。由此可以理解为“氓”把求婚当成了儿戏。在2000多年前,在那个“取妻如何?匪媒不得!在那个“取妻姬之侮?必告父母”,在那个男女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社会里,婚姻是有着从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完整的结婚过程的。“氓”只身一个人假借贸丝之名来求婚,没有“父母之命”,更没有“媒妁之言”,就“秋以为期”私订终身。可见“氓”把一个严肃的恋爱婚姻家庭问题,当成了一件在嬉笑中就可以完成的事,仅从这一点也就预示这桩婚姻悲剧性。
  第三种释义:“蚩”同“媸”,有丑陋之意。《后汉书》:有“孰知其妍蚩。”陆机《文赋》:“妍蚩好恶,可得而言。”妍和蚩对用,妍是美好的、美丽的,蚩是丑恶的。“氓”其实就是一个心口不一,貌似憨厚,而内心丑恶的人。所以这里的“蚩”不仅指外貌的丑陋,也指其内心的丑恶。正是由于“氓”貌似憨厚老实的外表下潜藏着丑恶虚伪的心,以及把婚姻当作儿戏的行为导致了女主人公被弃的惨痛经历。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