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2版
发布日期: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大荔县朝邑镇镇长马军伟——
“靠老秦人这股拧劲儿,我们共渡难关”

  本报记者 单江鹏 通讯员 梁斌浩
  “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头像要炸开一样。”
  1月4日下午,回忆起洛河洪涝灾害袭来前的“清滩”,大荔县朝邑镇干部杨西武非常感慨。
  北边,排碱主干渠已经发生几次决口,洪水已经淹没了几万亩土地,南边,悬在头顶的洛河围堤临水十多天,随时可能决口。但是,眼看着冷棚冬枣就要上市,好不容易撤出的群众又要返回滩区。
  2021年秋季汛期,按照镇上安排,带领全镇三十多名退伍军人,组成防汛应急突击队,劝返撤离群众。
  “死了我们自己担,不用你们管!”
  10月9日下午,面对挡在警戒线前的杨西武,骑着“地溜子”的人群就差举起手中的铁锨。
  一个多小时后,两公里外的紫阳村附近,洛河生产围堤漫堤决口,一眨眼功夫,洪水就没过两米多高的棚顶。大棚周围挖出的防洪梁没起到任何作用,见到杨西武这些当初拼命拦挡的镇干部,很多死里逃生的村民又感激,又脸红。
  心怀感激的还有三千多名撤退到朝邑镇的赵渡乡亲。
  “首先要保证今晚撤离到咱们村的群众有处住,有水喝。”10月10日傍晚,堤浒村村支书张涛召集起全村五六十名党员。按照朝邑镇党委、政府安排,堤浒村对口接待赵渡镇严通村和仁兴村撤离群众。
  拿被褥的拿被褥,拿热水壶的拿热水壶,不到一个小时,村西北角安置点里,就支起了四五十张床铺。担心晚上温度低,堤浒村很多群众还搬来了自家的电暖气。
  在暖融融的安置点里,痛别家园的赵渡乡亲不知道的是,几个小时前,眼看着洪水一棚接一棚灌进自家25个冬枣大棚地坑,张涛眼前曾一阵阵发黑。这七十多万元投资是他走南闯北多年,积攒下的全部家底。
  村西不远处就是朝邑湖湿地。持续强降雨,排碱干渠数次决口,淹没了堤浒村五千八百多亩滩地。为拦住洪水,张涛和镇干部带领村民,在决口处沉下了废旧楼板,沉下装载机……
  全镇一万五千多亩土地被淹,2021年汛期,朝邑同样是大荔人民与洪涝灾害顽强抗争的主阵地。
  “舅,赶紧回来,顿顿五菜一汤,撤离点伙食好得很!”10月13日上午,一名群众打电话叫回了在外暂住的亲戚。赶来就餐的受灾群众越来越多,张涛组织了两台流动餐车,找来了村里的大厨。
  “雷哥,你好!这会忙不忙?想过去看看你!”
  1月4日下午,朝邑镇紫阳村村支书雷鹏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赵渡镇雨林一村村支书金晨峰的问候分外热情。
  紫阳村对口接待了雨林一村三百多名群众。安顿停当后,两个村和安置点牵头包联部门县文化和旅游局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面对鲜红的党旗,这两名老共产党员再一次举起了右拳。
  金晨峰说,在西京医院做完心脏手术,雷支书刚刚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全村两千六百多亩土地,七成是冬枣,九成是滩地。除了房屋没有进水,紫阳村损失并不比他们少。
  一起解决难肠事,共同疏导群众情绪。十多天时间,一个锅里搅稠稀,两名村支书也结成了“亲戚”。
  结下患难交情的,不只是这两名村党支部书记。
  10月16日下午,朝邑镇六合村安置点,洪水退去,赵渡镇雨林三村撤离群众归心似箭。这时候,听到村干部的提醒,乡亲们纷纷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拿起笤帚簸箕,将安置点打扫得干干净净,向这些天为他们服务的朝邑镇村干部深深鞠躬。
  “救灾不分昼夜,助人真正精神。”
  前后一个多月,圆满完成县委、县政府交付的赵渡镇13个村撤离群众对口接待任务。11月11日上午,雨林一村七十多岁的王大平老人将一面锦旗送到朝邑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马军伟手中。
  “不分滩上滩下,不分赵渡朝邑,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没有一个村讲困难。大家一起流泪,一起渡过难关。都是老秦人的子孙,灾难面前,大家付出了真感情。”
  这些天,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奔波在防控一线,电话里的马军伟有点动情。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