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2版
发布日期:
“抢险保畅,要的就是担当”
——大荔县交通突击队抢险保畅速写
    黄昌平(左一)和队员们正在大雨路施工现场向大荔县交通运输局领导汇报抢修方案

  本报记者 单江鹏 通讯员 顾高兴
  两条洁白的“长龙”死死锁住两侧洪水,大朝公路重新露出水面。1月5日上午,大荔县交通运输局党委书记、局长张斌点开一张两个多月前的航拍照片。
  照片中两条洁白的“长龙”是由5万多条编织袋筑成的防水堤。
  持续强降雨和数十年不遇的洪涝灾害,大荔县18条重点县乡道路出现245处水毁。洛河生产围堤漫堤决口后,沿黄公路赵渡段、大朝公路朝邑农场段被洪水淹没,南北、东西交通相继中断。北部汉华路也因滑坡被阻断,安仁镇小坡村群众拉运冬枣的生产路和两朝路成为进出灾区的唯一通道。洛河大荔“21·10”防汛抢险救灾战斗中,和决口封堵一样十万火急的是水毁道路抢修。
  上游来水尚未阻断,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只有摸清情况,才能拿出方案。2021年10月10日上午,一群人穿着雨裤,拄着竹竿,在大朝路上一步步摸索前行。走在最前面的是大荔县交通运输局抢险保畅突击队临时党支部书记、队长黄昌平。
  “抢险保畅,要的就是这种担当。路基长时间泡水,水面下的路面出现塌陷怎么办?现在想想觉得后怕。7名同志,个个都是勇士。”张斌感慨地说。
  用黄沙装填编织袋,在路两侧筑起防水堤,用大功率抽水泵抽水,恢复道路通行。站在没过大腿的水中,黄昌平紧急分配任务。水中的支部会议一边进行,抢险队员一边拨通电话,一条条求援信息和抢险指令发向四面八方……
  2021年10月13日17点,国道242大荔过境公路恢复通行;10月14日18点,大华公路恢复通行,19点大朝路恢复通行;10月26日6点半,沿黄公路赵渡段恢复通行……主动脉重新搏动,接到张斌从抢险一线打来的电话,洛河大荔防汛抢险救灾步伐不断加快。
  经过4天3夜抢修,大雨路恢复通行。开着三轮,赶着牲畜,抱着孩子,背着包袱,2021年10月24日一大早,扶老携幼的赵渡镇雨林五村群众重返家园。
  1月5日下午,通过一排排2.5米孔径的涵洞,残留的积水汩汩下泄。指着路基下填充的块石,大荔县交通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黄昌平说:“再出现洪水,这里就是现成的过水通道。开春后,去掉临时铺设的砂石,铺上柏油,就能恢复道路标准。”
  大雨路是一条4米多宽的县道,向南通往著名的黄、渭、洛三河口。路东,不到2公里就是黄河大堤,路西,雨林5个移民村从北向南一字排开。雨林五村就在大雨路的尽头。
  五村群众撤离后,留守的雨林四村干部看到洪水还在不断上涨,将大雨路扒开了一道200多米宽的口子。唯一的返回通道被挖断,村子成了孤岛,消息传到安置点,五村群众情绪躁动。
  “紫阳、乐合两处决口已成功封堵。五村庄稼需要抢收,马上组织抢通大雨路。”刚刚抢通赵东村3处水毁路段,黄昌平接到了张斌的指令。
  既要抢通道路,又要保证洪水下泄速度。黄昌平找到了多年前在段家洛河特大桥施工时剩下的大口径水泥涵管。决口水势较大,必须使用石料封堵。为调集足够石料,华阴、潼关、山西运城,他的电话甚至打到了陕北黄龙。
  “涵管再大,哪有口子流速快?我们好不容易保住了村台,排水速度变慢,水把我们村淹了咋办?”刚干两天,闻讯赶来的四村干部挡在了装载机前头,驾驶室门子被拍得嗵嗵响。
  摸爬滚打二十多年,但水中抢修对这些经验丰富的大荔“老交通”来说,确实还是新问题。进驻现场第一天,黄昌平就在一棵泡在水中的杨树树身上刻上了印痕,记录每天的水位下降速度。
  施工恢复。还不放心?黄昌平邀请四村和五村干部现场监督。两拨人,一拨盯着水流速度,一拨盯着抢修进度。
  “慢、慢、慢、左打方向、右打方向,倒倒倒,好好好”,场地狭小,大吨位起重吊车腾挪空间受限,这样的号子,抢险队员马照每天能喊上千遍。羽绒服外面套上防寒服,牙齿还是咯咯响,深夜的黄河滩格外寒冷。24小时昼夜施工,实在撑不住了,抢险队员就钻进驾驶室眯一会。
  看到抢险队员这么拼命,村干部们不好意思了,帮助加热饭菜,从家里提来了热水壶……
  “路修通了,天明就可以组织村民返回!”凌晨3点,蹲守在现场的五村干部一边给村支部书记拨打电话,一边跑回家翻出了几个过年剩下的焰火墩子。
  人仰马嘶,机械轰鸣,满身是泥的突击队员们开始转移阵地。这时,队伍的最前头打出了一面鲜红的党旗。
  在他们身后,几束焰火在寂静的夜空中冲天而起。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