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村边的泉
  田小勇
  村口沟底的泉水太小了,仅仅能够放进一只铁皮水桶,泉眼周围是用看起来年代已经很久远的青石条砌就。清澈的泉水溢出,顺着一条青石水渠向外流淌,水势不大,流到不远处的芦苇丛里就消失了。
  泉水没有特别的名字,村子里的人都叫它“泉”。周围十里八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村沟底的泉。
  泉周围还长着六棵老柳树。柳树的树冠很大,浓浓的树荫遮住了阳光,即使在夏天的酷暑季节,泉周围也是凉飕飕的如有空调一般。
  泉对我们村里人来说太重要了,二百多口人祖祖辈辈就是靠这眼泉水生活。每天早上好多人都来泉边挑水,因为习惯的缘故吧,七八十米的坡道人们并不觉得远。每天去泉边挑水成为人们交流感情,传播新闻的好时光。年轻的媳妇们更是爱和泉水亲近,挽起袖子,让白生生的手腕在菜筐里上下搓揉,说到高兴时,那清脆的笑声会惊起老柳树上睡懒觉的小鸟。男人们则在一边等,让女人们笑够了,说完了,也洗完了菜,淘完了米,这才挑水。
  泉水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变得澄清甘洌,挑完一担水,它马上又是满满当当,而且总是一副不紧不慢,无穷无尽的可爱模样。
  隆冬季节,当柳树落尽了最后一片叶子时,泉水冒出的热气远远就可以看到。即使在寒冬腊月,泉周围也有许多绿茵茵的小草,是泉水的热量让小草不畏严寒。
  正月十五刚过,泉边的老柳树就早早地吐出了嫩绿,不远处的芦苇也在枯黄中探出点点绿色。过不了多久,柳树周围就会有许多返乡的燕子在啄新泥。
  泉水甘洌爽口,用泉水熬的稀饭特别香甜,尽管几年前村子里已经通上了自来水,但人们还是喜欢喝泉水,更喜欢去泉边挑水聊天。
  年初,村里选了一个村长,是个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他灌了一瓶泉水去省城化验,发现水里含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非常多,是特别优质的泉水。他大喜过望,准备在村子里开发矿泉水资源。他雇来挖掘机,挖掉了六棵柳树,挖出了古老的青石条,想把泉眼扩大,让出水量达到设计的要求。可是当挖开后,除了一片湿湿的泥土外一滴水也没涌出。又叫来专业钻井公司,轰轰隆隆钻了好几天还是没有见到水。最后请专家来勘探测量,结论却是这里没有水脉地形。
  村长被村里的长辈一顿臭骂,他赶紧把泉周围的地势恢复了原貌,可是那用新青石条围起来的泉眼里再也没有一滴水冒出。那个被浓浓的绿荫包围的泉消失了。
  有一天,我在那干枯的泉址边发现了一块被遗弃的,残缺不全的青石条。反转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块残缺的碑文,字迹大都模模糊糊,只隐隐约约辨出“知足”二字。我不仅感慨自语:“知足乃福气之根本,忍欲念得水长流;竭泽是贪念之恶行,快一时却绝久远。”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