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山里红
  刘捷
  山里长大的容桂花,最忌讳人说她是山里红。
  小的时候,山里来了一群演员唱戏,她挤在演员的身边看人家化妆,被女演员天仙一般的装扮深深迷住了,她忍不住用浓浓的乡音问:“你们在做么事哟?甚排场的哦!”
  她的话音刚落,就惹来一片哄笑声。这帮山外来的演员七嘴八舌地学着她说话,她的小脸开水般滚烫,豆大的眼泪珠子滚下来,落在地上,也砸在她的心上。
  从那以后,自尊心极强的容桂花开始学城里的人说话。她认为,只有和城里人说一样的话才不会被他们小看。
  容桂花一心想考上大学,好翻越茫茫秦岭,去山外精彩的世界看看。
  她终于考上了大学,娘省吃俭用给她做了一件红底牡丹花袄,可是舍友看到她的大花袄,都纷纷嘲笑说山里的乡棒来了。
  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在背后给容桂花起了外号,叫“山里红”。这个外号像沉重的十字架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赌气将这件红袄锁进柜子里,发誓要穿世上最好看的衣服,还要嫁进城里,做一个真正的城里人。
  工作后,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个城里的小伙子,人和家境都不错。相亲时,未来的婆婆问她家里的情况,她遮遮掩掩地说,自己从小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的身体也不好。
  未来的婆婆叹了一口气说,可怜的孩子,你母亲的身体不好,将来的负担肯定很重了。
  容桂花低下头,脸红得像娘做的花袄一样,她的耳边似乎又响起室友怪声怪气地喊她“山里红”,曾经的屈辱又一次浮现。不能失去这门亲事,决不能!她要成为城里人的媳妇。
  她使劲咬了咬嘴唇说:“我自小过继给城里的姑姑,是姑姑带大的,母亲不用我管。”
  未来的公婆松了口气,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她和他结婚了。
  容桂花电话告知乡下的母亲,说自己旅行结婚让她不必来了,她请了一个体面的远房姑姑来送自己出嫁。
  婚后的容桂花仍感到自卑,她从不说方言。本地老乡聚会,大家都用家乡话聊天,容桂花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大家打着招呼,老乡们当面不说啥,背地里都在议论她虚伪。
  容桂花从不在乎这些议论,她太爱惜身上这来之不易的羽毛,只有依附在这些羽毛里她才觉得踏实有底气。她将家乡话从脑子里删除得干干净净,以至于不会说家乡话了。
  她喜欢穿绣花旗袍,一年四季不离身。她一口气做了12件新潮的旗袍,只有将身体裹进旗袍里,她的心里才会滋生出满足感。
  可是她虚空的内心,还是最喜欢娘给自己做的大花袄。当她一个人的时候,总是翻出娘做的红袄,偷偷地披一披,只有这样她的心才能缓解一下想家念娘之苦。
  娘也天天思念远嫁的女儿,打了几次电话,说想花了,想到城里来看看。容桂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如何是好。
  她想了几天,终于给娘打了个电话,说:“娘呀,你要来城里也可以,必须学会说普通话哦,就像我现在给你讲的话一样。你不会说普通话城里人会笑话的,我在婆家会被看不起!”说完,容桂花哭了。
  娘在电话那头忙说:“乖女子,你甭哭,娘学还不行吗?”
  没想到三个月后,娘又打来了电话,还是一口浓重的家乡话。
  娘在电话里说:“花儿,娘学不会普通话,俺山里人就说山里话,莫要怕被人瞧不起。花儿,山里的鸟儿都说你忘了本呀!明天,我就进城看看女婿和亲家母。”
  容桂花急坏了,她结结巴巴地说:“娘,俺撒谎了,说我是被俺姑养大的。”
  ……
  “娘,你来可以,就说你是我姑,可以吗?”
  ……
  “娘,你咋不说话,娘……”
  电话那头传来阵阵忙音,娘把电话撂了。
  “娘,你要是想来,就来吧,我给婆婆承认错误。娘……”
  容桂花对着电话喊道,电话静悄悄像个模具。
  容桂花不放心,请了假回了趟老家。正是八月,满山的板栗熟了,娘背着一个大背笼钻进林子里捡毛栗。
  她想喊娘,可怎么也张不开口。于是她咳嗽一声,娘手一抖,一个刺扎进手里。她急忙跑过去,张开嘴巴,想用牙齿帮娘把刺拔出来。
  娘躲开了,自己用牙把那刺拔出来,然后说:“花儿,你以后还是叫我‘姑’吧。”
  她听了,“唰”地一下泪流满面。擦把泪,她一声一声地喊着“娘”,娘的脸上也满是泪水……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