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6版
发布日期:
矢志不渝跟党走
——党全计先生事略
    1947年于兰州大学

    2011年8月在合阳县伏六乡与当年住队时的乡亲们合影

    活到老学到老

  雷德志
  全计姓党,合阳县百良镇东宫城村人。我和他同村不同组。小时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学问很好。每年年末岁尾,他总会在南场里摆一张方桌,书写春联,赠送乡邻。他的字很漂亮,草书龙飞凤舞,行书行云流水。他常常现编现写,信手拈来;他的口才很好,讲话条理清晰,感染力强,人们都很佩服他。
  全计先生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死得早,父子二人相依为命。家境困难的他十一二岁才开始上小学,但他天资聪颖,学习非常刻苦,仅仅用了4年时间就完成了小学6年的课程。在合阳初级中学和华县咸林高中读书时,分别用了两年时间就读完3年的学业,以优异的成绩被兰州大学录取,成为我们村第一位大学生。
  全计先生上小学时,东宫城村小学已开始教授新学,授课老师是中共合阳县委书记贺三多同志(当时我党仍处在秘密状态),以后来的几个老师也都是党员。当时日本已经占领了山西全境,黄河西岸吃紧,形势非常严峻,老师们经常组织学生刷写标语、发放传单、排街头剧、进行抗日演讲等,向老百姓宣传抗日思想。从那时起他就受到了爱国主义的洗礼。
  在合阳中学读书时,全计先生广泛阅读革命书籍,深受进步思想的影响,萌生了加入革命队伍的想法。在咸林中学读书时,他目睹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下政治腐败、民不聊生、百业凋敝的悲惨局面,进一步坚定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理想信念,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进入兰州大学以后,在学校党的地下组织领导下多次参加“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机智勇敢地与反动统治斗争。
  1947年中国革命进入两种前途两种命运决战的历史关键时刻,全计先生一方面感觉到自己已经暴露,时刻都有被捕的危险;另一方面觉得革命的曙光已经显现,继续攻读国民党学校的法律学已没有必要。暑假回到家乡,他和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后,加入了合阳县游击支队。那时候,渭北一带正处于国共两党军队“拉锯”时期,斗争非常复杂,条件异常艰苦。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半夜三更才能回到家里,时刻都要防范敌人的抓捕。有时在山里与敌人一周旋就是几天,连一顿饱饭也吃不上。他曾经对我说,他一生早上5点多就要吃饭的习惯,就是在打游击时养成的。他曾先后参加过壶梯山、荔北、永丰等战役,并随西北野战军二纵队参加了解放宝鸡的战役,出生入死,非常勇敢。共产党地下交通员老革命姚志成老人曾给我说:“你们村的党全计立场坚定,机智勇敢。有一次,党组织命令我俩去摧毁百良镇公所时,我们一口气跑到镇长家里,赤手空拳就缴了镇长的枪,并宣布:‘从今天起停止你们的一切活动,只准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
  1949年合阳解放后,全计先生曾任九乡乡长、合阳县东北区委组织部部长等职。他为人耿直,办事认真,说一不二,难免在当时的现实环境中碰到一些困难。加之1948年其父在田间劳动时,被国民党军队打伤,需要人照顾,所以土改结束后,他就回家务农。
  1953年党中央提出了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国家需要大批干部,号召原来参加革命工作的回乡干部归队,以充实干部队伍。全计先生被安排在合阳县工商联,负责做工商业者的统战工作。他经常深入工厂商店了解私营工商业者的情况,帮助团结教育这些人积极投入社会主义建设。1957年“反右”斗争中,因与一些人在工作上意见相左,被错误处理,调离原单位,到公社去工作。他埋头苦干几十年,无怨无悔,矢志不渝!
  1965年他被调到城郊公社工作。在修建白家河水库工程中,他带领“城郊营”的民工们,勇挑重担、敢打硬仗,工作干得非常出色。有一次,城郊公社在施工中发生了伤亡事故,大家都陷入了悲伤和惶恐的气氛中,没有心思干活。作为领队干部,他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哪里最危险就站在最前面。同时他又细致地做好民工的思想工作,队伍又焕发出新的活力,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城郊营”在全县的民工队伍中赢得了“模范营”的光荣称号。
  在伏六公社工作期间,他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一住就是一年半载。当时群众生活很艰苦,仅靠种植粮棉等传统作物是不行的,他就组织带领农民群众发展工副业生产,搞多种经营;那时候生产水平比较低下,田间作业主要靠人力和牲口。为了改变牲口饲养中存在的问题,他和饲养员同睡一张炕,和饲养员交朋友,了解牲口饲养过程中的真实情况。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根据当时农村的实际情况,他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两条措施:一是定期举行赛牲口大会,把全村各队的牲口按队排在一个大广场里,抽调一些威信高、经验丰富的老农当评委,打分评比;二是召开饲养员大会,对优秀饲养员进行表彰奖励,并让他们介绍经验,在全村各队推广。群众高兴地说,老八路的作风又回来了,农业丰产有望了!
  1977年他被调至税务局工作。他认真学习有关业务知识,很短时间内就掌握了税务征收的各项业务。工作过程中他秉公执法,清正廉洁,不徇私情,不漏国家一分钱税收,不占纳税户一分钱便宜,树立了一个税务干部的良好形象。
  1980年全计先生因病退休后回到家乡,常年奔波于田间地头,劳作不息;他善处邻里,乡人每有红白喜事,总是早早赶到现场,写对联、招呼客人,忙得不亦乐乎;他热衷公益,关心集体,1997年村小学建校,捐资1000元;2004年引水上塬,又捐资5000元。1994年税务局新建家属楼,老实可靠、办事认真的他被召回单位担任保管工作,负责工地物料。他只认规矩,不徇私情。大到一车砂石,小到一个钉子,他都一丝不苟,料单上数量用途必有记载,账目清清如水。
  有一次步行回家,他碰见一个人领着两个孩子沿路乞讨。走近一看,原来是他在游击队时的一位老战友。经询问方知,1949年后他因没有文化就回家务农了,妻子身体差,孩子又多,连年粮食收成不好,只得利用农闲时候讨饭。他心中五味杂陈,十分难过,立即寻找相关部门和以前认识的有关领导,帮助这个老战友解决了工作问题,使他的生活有了保障。合阳深孚众望的教育家白坡平先生是他在合阳中学就读时的校长,在十年浩劫期间,蒙冤受屈遭受迫害,他经常出现在白老先生的家里,促膝长谈,抚慰心灵,使这位一生耿介、铁骨铮铮的老人深受感动。老人曾赠诗曰:“我当牛鬼时,群避如不及。惟有这个人,落落无顾忌。他一到我家,放高言论理。我劝他勿来,防止连及你!他反大声噪,何必胆如鼠。情辞恳依依,为我宽胸臆。强项知人心,困顿见高谊。此人竟是谁,姓党名全计。”
  全计先生一生从未离开劳动。他曾在一个生产队驻队,队长不干了,他就敲铃叫人组织社员出工,为的是不要耽误了农时。他自奉节俭,不落俗套,结婚时已经20多岁了,也算得上是大龄青年了。那时候农村人结婚时还是长袍短褂,凤冠霞帔,但他却一派新潮,一身中山制服,自行车一蹬就把新娘接来了。这在周围十里八村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真算是开辟了一代新风的先河。
  他教育子女要走正道,自强自立,从不依赖别人。他的五个子女,务工务农机关工作都有,都凭自己的本领吃饭,没有一个是凭着他的关系或影响找到工作的。他常对子女说:“人活就要活得刚强,你们要记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如今全计先生离开人世已经五年了,家乡的人以及他工作过的地方的乡亲们和同事们常常提起他,赞誉他。他一生追求光明,积极进取,读中学时就加入了党,在烽火连天的岁月里,他机智勇敢,不畏惧生死;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年代里,他立场坚定,联系群众,与群众一起艰苦奋斗,自强不息,为群众能过上好日子,竭尽全力。他为人耿直,实事求是,胸怀坦荡,不谋私利,即使遭受误解、委屈,甚至错误的处理,依然没有动摇他对党的忠诚,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仰。
  政声人去后,一个人如果在他离开单位或去世之后,依然能够被人想起,以至感念他的功德和做人,那他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幸福的人,一个富有的人。
  全计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