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7版
发布日期:
花椒红了
  雷兴茂 
  
  韩城人把七、八月是当节来过的。
  这个节日,既没有齐鸣的鞭炮去点缀,也没有纷繁的礼节去烘托,更没有觥筹交错的聚宴去渲染。在外的游子纷纷归来,匆匆吃碗羊肉饸饹,又奔向车水马龙的归途。在他们心中,花椒红了,是一团团火一样的热情,把漫山遍野染成了这一年里最为喜庆的中国红。而这热情的红,震撼的红,动人的红,又恰恰是游子心中最柔软的乡愁。以花椒之名,切切故乡情。又以归乡之名,辞却愁云琐事。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喜事,又何尝不是一种节日。而丰收则是农人恒念的节日,又有亲人远归,田间地头摘几个南瓜、几头蒜、些许韭菜……几许炊烟过后,便是一桌节日盛宴。
  花椒红了。山畔畔、沟岔岔上一片连着一片、一圈绕着一圈鲜艳的红,以最为韩城特色的方式为整个城市张灯结彩。又不知何地慕名而来的客商,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恨不能买尽所有的韩城花椒,一车车往外运。车行一路,道途尽是锦绣、尽是椒香。韩城人特有的节日气氛,随处漫流。
  在这特有的节日里,韩城人形容平静,内心却是无比喜悦。天不亮就挑担提篮出行,一句“椒怎么样?好着哩。”与路人简单的对话便胜似千言万语的祝福。一路哼唱,一路急步。阡陌的尽头,与天相接的黄河开始泛出了曦光。
  红日跳上岸时,漫山遍野早已歌声四起,花椒林中丰收的喜悦在这旷野里被舒畅得淋漓尽致。大山也一阵阵回应着、陶醉着、放纵着……枝头红透了玛瑙似的花椒,也竞相把最热烈的红艳,在这天之画匠最为浓烈的笔锋上,一次次点缀着这幅巨大的天之画。
  摘花椒并非易事,不但要选择晴空万里、烈日当头之日采摘,更要命是被刺扎后的疼。确切地说是,又麻又疼。曾有很多人研制了各种采摘工具,皆是虚张声势,不久后便销声匿迹。人们还是手工采摘,年复一年,早已熟练于心。边摘边歌,手摘着,歌飞着,所有的苦楚疼痛早已随歌声飘远。韩城人懂得“梅花香自苦寒来”,人生在这旷野中的花椒田里被看通透;边摘边聊,不仅和自己地里的家人聊,跟数丈开外的邻家聊,甚至跟山对面的朋友喊聊。崖边的喜鹊有时也加入了群聊,叽叽喳喳表达着它眼中的喜悦。
  在花椒林里,人们尽情地聊,大人聊,小孩也聊。有探讨学业的,有拉媒搭线的,有谈经论道的……在这大自然恩赐的旷野里,不用避人耳目去面对面,不用悄声细语去约束,不用心存芥蒂去试探,通透了,便自然了。聊,尽情地聊,聊出了一名名大学生,聊出了一桩桩喜媒……
  花椒红了。在韩城这片狭长而又多山的土地上,此时已是满城椒香沁脾。

版权所有:渭南日报 备案号:07001312号 电子邮箱:wnrb@vip.163.com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